• 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老板桌下面的桌洞里,一个身着黑色OL制服的年轻秘书正恭恭敬敬的跪在地板上,一面用她红润的小嘴含着一个男人雄奇坚挺的阳具,一面用她楚楚可怜却有带着几分淫蕩的眼神看着她的主人。她的嘴里发出轻微的淫靡的声音,使得这个场景更显得淫蕩了
    这一切,只不过是刘杨一个普通的午后,自从她被我开苞、调教并成爲我的秘书之后。
    突然,一阵典型的诺基亚手机的铃声打断了甯静,刘杨露出痛苦的表情,舌头的动作也停止了,眼巴巴的望着我。小妞此时的感受我当然明白,因爲她的新版诺基亚N95
    8G手机不是在别处,此时正塞在她的小B里嗡嗡的震动呢!
    "是谁在这个时候会给你的小骚B打电话呢?"我呵呵的笑着。虽然我也会把手机塞到刘杨B里然后打电话震动她玩,不过这次确实不是我拨打的。我猛地一把揪住刘杨的头发,把我的宝贝顶到刘杨喉咙最深处,刘杨猝不及防,脸蛋都难受得扭曲了,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舌头别停下!你他妈的不会口交啊!”我一边呵斥一边抽送阳具,刘杨泪都快流下来了。我低吼一声,把浓浓的精液直接射入刘杨的嘴里。刘杨不敢怠慢,顺从的咽下我的赏赐,又帮我把龟头舔干净。之后才从桌洞下面爬出来,爬到我的右手边上,像狗一样翘着屁股趴伏在地板上,答谢到“贱奴刘杨多谢主人赏赐!”
    作爲一名公司管理人员,我喜欢制订规则并监督它们的实施。作爲主人也一样。所以在对刘杨的训练过程中,我自己摸索出一套“规矩”让母狗来遵守。我满意的看着刘杨一切都做得很流畅。我点点头说:“看看谁打给你的电话吧”
    其实就在我射在刘杨嘴里之前,电话铃就已经停了。刘杨应声说道“是,主人”,她转过身去,高高敲着屁股以便我观赏。我拿起刚才解开的皮带赏了她两鞭,刘杨不敢喊出来——因爲办公室是禁止噪音的——不过因此而发出的闷闷的呻吟声却别有一番趣味。我说可以拿出来了。刘杨把她细长的手指伸到自己的小穴里,将湿漉漉的手机拿出来。然后转过身来面朝我说道:“回主人的话,给小骚B打电话的是。。。是我妹妹。。。”
    “胡说!”一脚把刘杨踢到在地。“你不是说你们家就你一个骚B吗?怎麽又蹦出来个妹妹?!”“对。。。对不起。。。主人。。。是奴婢错了。。。她不是我妹妹,是我堂妹。。。”“哦?”我又重新上下打量了一下刘杨:身高165,体重却只有50公斤,腰细屁股翘,奶子虽然只勉强有BCUP,不过一对乳头确实可爱的鲜红色。初中高中都是班长,后来又毕业于某重点大学。她之前的男友都形容她是个有点高傲的女孩,而此时的她却穿着前襟大开的制服和刚刚能裹住屁股的超短裙,像只母狗一样跪在我的面前!“你妹妹干起来会不会很爽?”我笑着说道,“带我去看看她”。
    当天晚上,我没有日刘杨,却把精力都用在研究她堂妹上。刘杨的堂妹叫刘文娜,16岁,就读于某高中二年级,一脸稚气,身材也属于幼齿型的,不过一双奶子却与身形完全不同——据刘杨说有C
    CUP!不过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刘文娜不只是个漂亮可爱的处女,而且是个对男女之事完全不懂,甚至没谈过恋爱的稚儿!
    次日,在刘杨的安排下我在刘文娜学校门口亲眼“验货”,越发想日她了。晚上我把刘杨叫道书房,告诉她如何如何做。刘杨面露难色,突然跪在我面前请我说:“求主人放过我妹妹吧!我刘杨是世界上最贱最贱的母狗,我生下来就是要供主人蹂躏的,可是刘文娜才16岁,她不是像我那样的骚货。求主人狠狠地干我吧,干死我也没关系!可是我妹妹还小啊!”说着竟然流下泪来。
    我一听就生气了。我揪住她的头发,扇她的脸,又踢她打她。我把她按在桌子上,撩起她的裙子——她裙子里面直接就是小B啦——我顺手拿起一个粗硬的木尺(量衣服用的那种),狠狠的插进刘杨的小穴!刘杨痛叫一声,却连求饶都不敢!我一边用木尺操刘杨的小穴,一边说到,我干你是你的荣幸,我干你妹妹你也应该高兴!你敢不听话,我就让人轮奸了你和那个小骚货,然后把照片寄给你们对方的家长看怎麽样?!刘杨被木尺干得连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有呜呜呀呀的呻吟着,我猛的抽出木尺,挺起大棒插了进去——却是插入刘杨的“后门!”刘杨“啊!”的大叫一声,痛得浑身抽搐!我一边干她屁眼一边用刚才的尺子打她的屁股,一阵猛干,将精液直接射进刘杨被干得红肿的菊花里。我这才满意的抽出大棒,对刘杨说:“我刚才给你说的关于干你妹妹的计划你都明白了吗?”“是,主人。。。刘杨都。。。都明白了。。。请主人放心。。。这周末一定可以。。。可以。。。干我妹妹”。我满意的点点头。回卧室睡觉去了。
    周末很快就来了。爲了干刘文娜,我甚至这几天都没有做。计划其实很简单:我打听到周末刘文娜家里只有她自己,而刘杨却有她家的钥匙。我比刘文娜先到她家里,我脱了裤子,坐在刘文娜的闺床上,让刘杨光着屁股跪在床下给我口交。刘文娜一进家门看到这幅场景都惊呆了!更让我快感的是她可爱的小脸上的表情不是那种“懂事”的女人(哪怕仍然是处女)所体现出来的,而是完完全全的羞涩和恐惧!刘杨紧接着站起来把门关上。刘文娜吓坏了问我干什麽?我说,你姐姐欠我钱,所以她求我干她来抵债,不过她实在欠得太多了,干死她都不够抵债,我说除非她找到一个未满18周岁的处女来给我口交我才放过她。刘杨接着接过话来说,求妹妹你救救姐姐吧,不然姐姐要被他们弄死的!没想到刘文娜竟然如此可爱,磕磕巴巴的从嘴里挤出几个字“什麽。。。什麽是口交?”我一下子就乐坏了。我说你先脱光了衣服,你放心我只让你口交不强奸你。刘文娜一听要她脱衣服,吓得赶紧双臂抱胸。我看着越发想干她了。我一把把刘杨拉过来,让她把B对着刘文娜,然后我用两根手指伸进去扣她的B。其实对于扣B刘杨不但习惯,而且很享受呢!可是此时她却痛得哇哇大叫,说到好妹妹,你不救姐姐姐姐就要被干坏掉了啊!刘文娜啜泣着说,我脱,我脱,求你别欺负姐姐了。
    我没想到这小妞真是这麽单纯,我说你什麽时候脱光我什麽时候放你姐姐。刘文娜赶紧脱衣服,最后只剩下小内裤,竟然是可爱的小熊卡通!可是她却不肯继续脱了!就在这时候,说来也巧,刘杨竟然被我扣到高潮了!接着发出一种刘文娜从未听过的女人又满足又凄惨的叫声!刘文娜以爲姐姐真被干坏了呢,赶忙把小内裤也脱了下来。
    我审视着我眼前的猎物:16岁正是少女花季,刘文娜和她堂姐刘杨一样皮肤白嫩,不过刘杨的外表属于青春活力型,刘文娜是典型的幼齿型——不看胸的话以爲也就11、2岁。她一双丰乳上两颗粉红的乳头格外醒目,小腹平坦,一撮稀疏的黑毛下面隐藏着她的处女秘境!
    我说,让你姐姐教你怎麽口交,你跪倒我跨下来。她可能是被刘杨高潮吓坏了还是怎麽的,竟然很听话的就跪了过来,也没再说什麽。刘杨先做演示,教她怎麽舔龟头,怎麽把大棒整个含进去,怎麽服侍“蛋蛋”。接着刘文娜被拉过来,舔蛋蛋和舔龟头刘文娜做的还不错,虽然她一脸羞涩和觉着恶心的表情与刘杨讨好式的谄媚完全不同。不过让她深喉可就难了,无奈,我只好命令她把嘴巴涨到最大,然后按住她的小脑袋,像插BB一样插她的小嘴,硬是把我雄起的阳具全部插入刘文娜的樱桃小口!刘文娜几乎喘不过气来!可是她弱小的身躯怎麽能扭过我一双大手?我笑着说,小娜娜,你知道麽,给男人口交是女人的必修课呢!你要是不会口交以后你老公会不要你的!大约是太过兴奋,我一不留神,竟然射出精液来——不过我及时退兵让精液都射在刘文娜的俏脸上。可怜的刘文娜本来就是秀气的“巴掌脸”,这下子全都给射满啦!
    “你可以放过。。。放过我姐姐了麽”刘文娜跪在地上,嘴边都是白稠的液体,楚楚可怜的央求道。我说,小母狗,拿相机给你妹妹看。刘杨就把相机的LCD翻开拿给刘文娜,里面的照片正是刘文娜跪着口交和满脸精液的照片!我笑道,我放过你姐可以,但是她要是想被我干呢?“那怎麽可能!”刘文娜惊恐道。刘杨却毕恭毕敬的和刘文娜并排跪下,说到,我刘杨是主人的奴隶、母狗!能被主人干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妹妹也和姐姐一起来呗主人操吧!
    刘文娜这才知道上当,可是一个光着屁股满脸精液的16岁少女此时还能做什麽?!刘杨从她背后抱住她,她一边喊救命一边拼命挣扎,我分开她双腿,欣赏她粉嫩的处女小穴,这可把刘文娜吓坏了。“流氓!色狼!放开我啊!姐姐放开我啊!”我笑着说,你想让大家看你给流氓色狼口交的照片麽?她一下子就怔住了。我抓住那一瞬间把她双腿大开,大棒直入她的小穴。“啊啊啊啊~~不要~~呜呜~~放开我啦~!”毕竟是处女小穴,虽然我很有準星,却也只是勉强刚把龟头塞入,我稍一停歇,猛一发力,刘文娜可爱的处女就被我一捅到底!“好疼啊!!!唔唔…下面会坏掉啦!”“妹妹真是幼稚呢!女人的小穴就是给男人插的,被插坏只能说明你没本事呢”刘杨被我教训之后果然乖巧很多,什麽姐妹情全抛在脑后,此时正一面舔我的肛门,一面教导她的小妹呢!刘文娜痛的脸蛋都扭曲了,眼泪鼻涕一塌糊涂,可是却从小穴向我不断提供快感!我干了约10分锺,刘文娜都没有反抗的力气啦!我略做停歇,把大棒抽出。刘文娜以爲她的噩梦结束了,没想到我把她翻过身来,让她翘着屁股,用狗爬式干她!这个姿势干得最狠了,何况刘文娜是个不懂人事的少女?刘文娜哭声更响了,可是小穴却似乎慢慢适应了被侵犯,淫水慢慢多了起来,让我干她的时候有着扑哧扑哧的水声!我笑道“你们女人都喜欢装B,嘴里说不要,小穴却湿成这样,真是欠干,我干死你,干死你!”刘文娜泣不成声的求饶道:“求你。。。啊啊啊啊啊。。。唔唔。。。轻点。。。求你轻点。。。我快死了啊。。。”我说我就是要干死你,谁让你不听话自己扒开小穴主动求我干你!其实像刘文娜这样的女孩,我本来不会特别想蹂躏她,不过这个时候全不顾啦,我一阵猛干,感觉自己到了顶点了,我吼着“要射了,射死你,射满你的小B”“别。。。会死的啊。。。唔。。。啊啊啊啊啊啊。。。”随着刘文娜一阵凄惨的叫声,我肆无忌惮地在她小穴里射精了。
    事后,当然是把照片拍下来啦。整理好“现场后”我揽着刘文娜的小腰,对她耳边轻声说道:“反正你早晚要被人日,现在我已经日过你了,你以后就乖乖地做我的女人让我日吧,我会好好疼你哦”。我留下刘杨做“心理辅导”,大踏步走出刘文娜的家。。。
    周一,下午六点,像往常一样我準备下班后的收拾,办公室门敲响了,我打开门,一个穿着超短裙和斑马纹过膝袜的女孩站在门外,半低着头,在羞涩与恐惧中又带着几分期待。

    警告:如果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本站歸類為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